惟覺老和尚

從一位潛跡山林的苦行僧,到高樹法幢的大善知識;
從初次的二十人禪七,到今日的千人禪七;
從獨居簡陋茅棚,到籌建千僧道場;
從民國七十六年,出家弟子四人、在家弟子三百人,
到今日,
出家弟子一千多人、皈依弟子遍及海內外。
上惟下覺大和尚的殊勝法緣,
被許多人視為傳奇,
而沉寂已久的中國禪宗也因之重興,
影響了整個臺灣的佛教界。
這一位重振宗風,以禪法接引廣大群眾,
進入佛法堂奧的當代禪宗大師,
究竟是什麼樣的人?

t1
此簡陋茅棚為靈泉寺前身
民國七十年代初期,臺北縣萬里鄉芥子山區,有一位貌似莊稼漢的僧人,獨居在簡陋的茅棚,衣破衲、食粗蔬、勤修苦行,過著刻苦樸實的隱居生活。

後來由於產業道路的興築,過路的遊客發覺這世上竟然還有這樣堅忍實修的苦行僧,於是開始向這位器宇超凡、氣定神閒的修行人請教佛法,從而大為折服。逐漸地,訪客成了皈依弟子,請法者絡繹不絕。

這一位隱居荒野山林的實修行者,經由弟子的口耳相傳,聲譽日隆。這便是上惟下覺大和尚開始度眾的因緣,大和尚的出現,真可說是龍天擁出。

略誌

■四川省營山縣人

■少年受儒家教育,研讀四書五經、諸子百家、學養豐富。

■喜愛閱讀佛教經典,慨然有出塵之志。

■初專修淨土,一心念佛,日誦佛號十餘萬聲。

■民國五十二年,
依靈源老和尚披剃於基隆十方大覺禪寺。

■民國五十三年,
於基隆十方大覺禪寺受具足戒。

t1 祖庭振宗風

十方大覺禪寺,乃禪宗開台重鎮。位居基隆,踞山面海,清淨絕塵。開山祖師上靈下源老和尚,乃一代高僧上虛下雲老和尚嫡傳法脈。民國四十二年,應請來台,發願致力於弘化度眾,並屢興戒會,弘傳毗尼,利樂有情,遂令十方大覺禪寺名動諸方。

精進策初心

上惟下覺大和尚躬逢其時,三十餘歲前後,在大覺依從靈源長老剃度出家,字號知安,法名惟覺。在十方大覺寺,他發大願心:每 天凌晨兩點鐘,當僧眾們還在養息時,擔任香燈職務的他,便已經起來整理大殿,內外環境打掃得乾乾淨淨;在僧眾們午後養息時,常獨自留在大殿禮佛,不稍休 息;乃至於在園頭繁重的勞務上,仍精進不懈,總見他頭戴一頂斗笠,視線不超過一公尺的範圍,收攝六根,專心用功。如此不斷精勤努力,遂深契實相念佛,禪淨 一如的至理。

閉關住茅棚,深深海底行

由於修行上的進境,大和尚決定閉關專修,更上層樓。遂離開了十方大覺寺,先後到過宜蘭吉祥寺、新竹圓明寺、香港大嶼山等地 閉關。民國六十年代末期從香港返回台灣,住在台北縣的石碇、平溪,有時也到台北市信義路的一處講堂授課。後來幾位居士發心在萬里靈泉寺的現址買了一小塊地 供養他,於是大和尚蓋了一間簡陋的茅棚,繼續他的清修生涯。

民國七十四、五年間,陽明山國家公園內興築了一條產業道路。恰好,這條道路經過茅棚的前面,大和尚獨居用功的情形才逐漸被 過路的遊客知曉。據一些最初接觸大和尚的弟子們說,當時大和尚看似莊稼漢,樸實厚重,生活很刻苦,身上穿的是縫縫補補的破舊納衣,日常佐餐的是自己種的辣 椒、地瓜、地瓜葉及自製的泡菜。居士們看到老和尚日子過得這麼艱辛,有時候會帶些食物供養老和尚,但老和尚都不吃,原封不動的擺在桌上好幾天。

這世界上竟然有這麼堅忍修行的師父!許多路過的訪客深深受到感動,於是開始向大和尚請教佛法,或是人生的問題。他們發現,大和尚真是智慧如海,總是給他們非常圓滿的答案。逐漸地,訪客變成了皈依弟子,再經由弟子的口耳相傳,大和尚的名聲一天天的傳播開來。

靈泉寺

由於因緣逐漸具足,慕道求法者日漸增多,大和尚有感於機緣成熟,因而應請創建了靈泉寺。民國七十六年有四個人出家後,成為 靈泉寺的第一批僧眾,請法供養的在家居士也有兩三百人。大和尚慈悲,親自帶領弟子,花了三個月的時間,翻蓋一間小小的玉佛殿,舉辦了靈泉寺第一次的『禪 七』,參加的僧俗弟子約有二十多人,此次極小規模的禪七,揭開了中國禪宗的新史頁,民國八十一年,一連四十九天無間斷的七期禪七,震撼了海內外佛教界。

大和尚應機施教,禪法極為活潑圓融,並無固定形式,往往一棒一喝,一言一舉,乃至一默一止,都可使學人受益良多。在禪七 中,大和尚開示數息、參話頭、中道實相三個法門,以指導學人禪修,直契心性。大和尚躬親主持禪七近百次,親炙學人逾數十萬人,涵蓋行政、工商、教育、司 法、文化、科技、藝術、醫學、傳播等各界。海外僧眾及居士返國參加者亦不乏其人,並恭請大和尚前往美加主七。近世以來,禪法隱沒,禪師難遇,大和尚以禪七 指示禪修之正途,由是揚聲海內外,普傳心法。

除了禪七之外,大和尚也常應各界之邀請,開示佛法。每年的無遮法會、弘法大會,吸引成千上萬的社會人士前來聽聞佛法,許多人在大和尚慈悲、智慧的攝受下,蒙獲法益,踴躍布施房舍供作道場,接引初機,對於轉移社會風氣、淨化人心發揮莫大的功能。

中台山

由於大和尚高樹法幢,大振宗風,緇素聞名前來參訪、皈依、受戒甚至剃度者急遽增多,靈泉寺現有道場空間早已不敷使用,亟待 另覓新址擴建,尤其是晚近以來,世衰道微,人心沉淪,以弘揚佛法來轉移風氣,淨化人心,益顯重要與迫切。大和尚有感於弘法之任重大,乃決定於南投縣埔里 鎮,興建規模宏偉之新道場──中台禪寺,以此接引更多學人,濟度更多眾生。「迢迢弘法路,常遊無疲厭」,正是大和尚最好的寫照。只看到大和尚日夜奔波,宵 衣旰食的辛勞,弟子們請大和尚稍作休息,他老人家總是說︰「這是我該做的。」

中台禪寺建設完成,大和尚法緣更見殊勝廣遠,各界顯達素仰 大和尚智慧德行,來寺拜會者絡繹不絕。久聞中台禪寺禪法及建築之美的參訪團體,更遍於各階層。

而多元的法會活動,更顯示了大和尚弘揚佛法,不辭勞苦的菩薩願行。一如大和尚常提示四眾弟子:「但願眾生得離苦,不為自己求安樂」為修行方針,救護眾生之本願;在大和尚的身教、言教中,無一不是佛法的真實體現。